那些不正经的对话

说到美羲宝贝总是只缠一个人,如果她爸爸回来了,就只缠着爸爸,不要我们了。如果姑姑回来了,就只要姑姑。如果外婆来了,就只要外婆。我说:“这还不好?说明她专一呀。”他说:“这哪叫专一?这叫见一个爱一个,和她妈妈一个样。”

阔别十七年,重温同学情

但其实,群体的总体状态,决定了一场活动的质量。假如多数人是抱着炫耀自己的心态而去,那就无所谓同学会了,而是一场江湖中的逢场作戏。假如多数人是以真实的状况出现,那就与败坏一词搭不上边。

《阿特拉斯耸耸肩》:理想世界引领现实世界

关于性——性在所有行为中,是最自私的,它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得到享受。这种行为只能在充满欲望、尊重欲望的心灵之中才会有,促使他裸露了他的灵魂与躯体,他不是要获取他的价值,而是要将它表现出来。但一个自认无用的人会被一个他所鄙视的女人吸引过去,...

梦起梦落终一场

PS:弟弟前些天说做了一个梦,梦见爷爷和他聊了很久,然后了无牵挂地上了天堂。那个梦镜感觉很美很真实,本想根据他做的这个梦,以小说的形式写一篇关于死亡与永生的话题的。但写了一小部分后觉得比较浅显,遂作罢。今早,弟弟就发了这篇给我,这么饱满的文言...

写在三十一岁

PS:写完后才发现通篇都是些大道理式的句子,但绝非是为了教导什么,我一没资格,二没啥可贵的经验来作为谈资。只不过是受身边的一些人的启发和自己思考后的东西罢了,文字只是梳理自己的渠道之一,若有那么几个认同者,便是额外的价值了。。。

“结了婚后,我感觉自己一无所有”

想要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好一点,这点要求高吗?甚至都不算要求。这是任何一段正常关系里的“礼尚往来”,你对我好,我心里都清楚,我也会对你好。否则,再亲密的感情也会慢慢被耗尽。

青春呼啸而过,成长永不止步

有时候,也会幻想如果十年前的自己,像现在这样有目标感,会不会是另外一幅模样?可是人生没有如果,如果有遗憾,就以另一种方式去填补它。改变的最佳时机,就是觉得自己需要迫切改变的当下。

想要不将就的婚姻,得先有不将就的本领

让X姑娘恼怒的是,既然没打算跟她在一起,就早点讲呀,别浪费她的精力与真心。我开玩笑地说,人家也很苦恼,到底该选谁呢?要不是你逼得紧,他还想在你和他女友之间游刃有余地切换。

安全感,来自哪里

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稳定一说,任何行业都有可能发生重大变革。真正让人有稳定感的不是工作本身,而是在工作中所获得的各项技能,且不断升级的技能。以致于当我们某一天离开熟悉的环境时,依然可以闯出一片江湖。

打油诗之喝酒篇

也许有人说,应酬或聚会,避免不了酒,但是除了酒,更要看能力,或自己原则。没有那个量,非要去死拼,不是伤人吗?可能有无奈,但要懂自保,如不空腹喝,之后暖下胃。

Responsive im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