佤城攻略,永历帝被这个国家欺辱

缅甸中部的曼德勒有座阿佤古城,与中国颇有渊源。明朝最后一位皇帝永历朱由榔流亡缅甸时,曾在此淹留,倍受屈辱,度过他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光。一、永历帝在佤城的最后时光阿佤(Ava)在缅甸语中是“宝石”的意思,也称因佤(Inwa)。现存古城其实是个岛国,北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15 10:31:26

科摩林角,海水为什么是三种颜色

春天来到,杜鹃鸟的歌声悦耳,南来的摩罗耶(Malaya)山的香风轻拂,却都能伤害离别情人的游子;唉!患难中仙露也会成为剧毒。——《伐致呵利三百咏》一、南方的三色海凌晨四点,列车抵达根尼亚库玛丽。车站离我所订的海洋遗产(Ocean Heritage)酒店约一公里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12 17:54:13

夜宿雪山,直升机救援需要多少钱

一觉醒来,赫然发现细辛在微信里留言,想必他们昨夜折腾到很晚。七、直升机终于飞过来了从店家那儿查到豆瓣客栈的电话,让小玲的背夫打过去。但现在时间尚早,豆瓣客栈的老板说,他们还在睡觉,待醒来时再转告。小玲的同伴催促赶路,说下去一起包车。我说,要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10 10:52:48

夜宿雪山,我不能在深夜出事

上回说到偶遇的老爷子崴了脚,动弹不得。于是,我们分成两组,一组留在现场照顾,一组追赶他的同事,以期得到更多帮助。五、业余救援组前面有位女子是他的同事,本来想着很快就能追上,结果就崴了脚。他唉声叹声,不停地说:“真他妈倒霉。”甘遂叫来了几个当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07 17:34:04

夜宿雪山,古怪老头摊上大事儿了

六点起床,雪已经停了。世界仿佛涅槃重生,洁净透亮,天边闪出一抹橘黄,恰似镶了金边的衣裳。此际的安纳普尔纳高贵冷艳,让人无端地心生敬畏。三、到达安纳普尔纳雪山大本营出门查看,见路上已经有凌乱的新脚印。我便不再等待,赶紧出门。从鱼尾峰登山大本营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06 12:06:01

夜宿鱼尾峰,这个国家居然信主席

在一个玩雪的季节,我跑到雪山王国尼泊尔徒步安娜普尔纳(ABC),这是我即将到达终点大本营的前一个晚上所经历的故事。一、徒步安娜普尔纳一对东亚面孔的男女正在路边休息,看到我走过,用英语招呼:“是中国人吗?”我点头称是。男子自称甘遂,女孩叫细辛。攀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03 18:29:11

在尼泊尔乘滑翔伞,被老毛子算计

一月正是玩雪的季节。来到尼泊尔博卡拉的旅人,除了徒步雪山,还有一个好玩的项目,那就是费瓦湖畔的滑翔伞,升空后可以看到绵延的雪山和美丽的费瓦湖。滑翔伞圣地博卡拉南北走向的费瓦湖长得像个猪腰子,北湖滨区有座小山,海拨1000余米。此际,山坡上排满了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03 16:48:52

远征记忆,戴安澜率部从这里突围

缅甸有座古城叫东吁,中国典籍通常译作“同古”,抗战时期,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,曾在此阻击日军,发生过著名的“同古会战”。野云低垂,我站在锡唐河桥上东吁古城四四方方,说起来,也曾为东吁王朝的中心。如今市容邋遢,街道凌乱,如冬日灰涩的北方小镇。但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9-01-02 10:43:24

神奇的民俗,开宴前先祭祀白虎

我在黄陂的第一站实际上是木兰花乡。一、去锦里沟赴年猪宴入住的酒店着实让人欢喜,暖黄色的调子,独门独院,房前屋后花香袭人,几乎算是联排别墅。不过,冬季的木兰花乡还是有些萧疏,一个温柔的夜晚之后,我便将重点放在其他景区,首先去锦里沟赴“年猪宴”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8-12-25 09:34:14

问道木兰山,与孝烈将军对话

木兰残照里,金顶入云中。一念菩提树,千秋道德风。年华随梦去,信仰转头空。月上观音殿,星归斗姥宫。——戊戌冬日登黄陂木兰山一、花木兰是哪里人?小时看豫剧,听花木兰唱“刘大哥讲话理太偏,谁说女子不如男”,一口河南腔,便认为花木兰是河南人。事实上...

已授权: 0 小重山 2018-12-25 00:18:35
Responsive image